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生活 > 商海迷情 > 第457章 她可不是一般的女人

第457章 她可不是一般的女人

作品:商海迷情 作者:卷帘西风 分类:都市生活 字数:0 更新时间:19-10-18 12:01

冯蕊看了眼小周,脸似乎微微红了下。一旁的李卫国则半开玩笑半认真地道:“陈总,这我可要提出抗议啊,你们办事处三层楼,二十多个房间,就那么几个人,怎么可能没地方呢?凭啥让冯总和别人共用一间办公室啊,这也不方便啊,绝对不行,我强烈要求,必须给冯总提供单独办公室!”

陈曦则把双手一摊:“目前确实有空房间,可马上招聘的人就进来了呀,这还不够用呢,要不就这样吧,我的那间办公室给她,我和小周共用一间好了。”

小周一听,赶紧说道:“别啊,还是我跟洪明用一间吧。”

冯蕊见状,则抿着嘴一笑,飞快的瞥了眼小周,喃喃地道:“算了,就咱们俩共用一间吧,我两边跑,不时还要出差,一个月下来,在办公室也呆不了几天。”说完,看了眼手表,转身和李卫国低声耳语了几句,便和大家打招呼告辞,说是还有事,便急匆匆的走了。

见冯蕊走了,李卫国一声不响的朝陈曦递了个眼色,然后便自顾自的往楼梯口走去,陈曦则又跟大家闲聊了几句,这才借口出去吸烟,也下了楼,到了楼外一瞧,只见李卫国正站在自己的车旁,于是赶紧快步走了过去。

两个人上了车,李卫国驾车驶出了停车场,在周围转了一圈,最后找了条僻静的小马路停好了车,这才笑呵呵的道:“行啊,兄弟,我还真没看出来,你这业务上有两下子啊,我大概看了下,非常不错,要钱这个事,最重要是得能讲出道理来,我真没看走眼,你绝对是个高手啊。”

陈曦也不说话,直接从皮包里拿出几分工程量确认单递了过去。李卫国接过来,逐一看了遍,掏出笔来签上了自己的名字。

“185万,是不是有点多啊?”他轻声问道。

“什么叫多,什么叫不多?”李卫国笑着道:“刚才不是和你说了吗?最重要的是能讲出道理来,讲不出道理,一分钱也是多!”

陈曦点了点头:“我还真没想道,冯蕊居然是造价师,这女人太不简单了。”

李卫国把嘴一撇:“你才知道啊,她可是个全能型选手,上得厅堂、下得厨房,在董事长面前,脱了衣服能用,穿上衣服更能用。绝对不简单啊。不过,工程造价这一块,集团有专业的审计机构,倒不是她说了算。”

“那能过审吗?”他不安的问。

“凭啥不过审啊,都是实际发生的费用,不过审,你们不就赔了吗?必须据理力争啊,要钱这事还用我教给你呀,自己不张罗要,难道指望甲方主动给你送钱吗?”李卫国笑着说道。

其实,别看陈曦干了十多年,但接触钱的机会并不多,这方面确实缺乏实战经验,经李卫国一点拨,随即便明白了,微笑着点了下头。

“以后这种事不用找我,咱俩商量好了之后,你直接就找冯蕊。”李卫国说完,眼珠转了转,颇为神秘的又问:“有个事你发现了没?我怎么感觉冯蕊和你们的那个周强有点不对劲呢?两人眉来眼去的,看着关系可不一般啊?”

他故意愣了下,挠着头道:“有吗?我这一天都忙懵了,也没注意到这些啊。”

李卫国淡淡一笑:“肯定有事,以我的观察,估计连床都上了,冯蕊可不是一般的风骚啊,你们那个小周哪里是她的对手,应该早被搞定了。”

他笑了下,朝李卫国竖起大拇指:“李哥,还是你厉害,火眼金睛啊。”

李卫国把嘴一撇:“男女关系方面的事,我一看一个准儿,这是个好事,你侧面了解下,这件事太值得咱们做点文章。”

他嗯了一声,心里却莫名其妙的叹了口气。

“兄弟,我还有事,就不能送你回去了,你自己溜达几步吧。”李卫国抱歉的说了句,然后便启动了汽车,他连忙说无所谓,随即开门下车,李卫国也不客气,驾车呼啸而去。

往回走的路上,他的心情挺复杂的,不知道为啥,总觉得有些不忍,李卫国想干什么,他心里非常清楚,而且,一旦抓到小辫子,是绝对不会给冯蕊任何机会的,其实,冯蕊只是一个挣扎和奋斗在职场的普通女人而已,虽然所采用的手段有些不为主流社会所接受,但真是赶尽杀绝,这么一个说话都糯糯的女人,又该何处立足呢?

可转念一想,真是该死!冯蕊何处立足,与我有什么关系,整天脑子里想这些没用的事干嘛?咋一遇到女人的事,就变得这么敏感和脆弱了呢?当初要是对杨琴决绝一些,哪至于和晓妍搞得如此地步啊,真是吃多少亏不长记性啊!活该落得现在的下场!

一想到顾晓妍,心里又乱了起来,在路边站了一会,拿出手机来,又拨了一次电话,不料这次更绝,在接通的瞬间便被自动挂断了,随即传来的就是忙音,又试了几次都是如此,不由得长叹一声,心中暗道,这是给我拉进通话黑名单了呀!唉......余道爷啊余道爷,你活了那么大岁数,都快成老神仙了,咋遇到我没几天就驾鹤西游了呢?你老人家要是在该多好啊,还能帮我掐算一下,看看我和晓妍这段姻缘到底如何啊!

一边胡思乱想,一边往回走,刚到人才中心的大门口,迎面却见杨琴沉着脸从里走了出来,于是只好停下了脚步打了个招呼。

“正好,你送我一下,我今天没开车。”杨琴一见是他,焦急的说道。

这是一个无法拒绝的请求,他只好点了下头,转身朝停车场走去,两个人上车,他这才问:“这么急要去哪里?”

“去医院。”杨琴低声说了句。

“咋了,哪里不舒服呀?”他关切的问了句。

杨琴微微摇了下头,眼圈却微微有些红了:“我妈恐怕不行了.......”

不由得一愣:“不会吧,前天晚上不是还好好的吗?”

杨琴苦笑着道:“我不是跟你说过了吗,其实她的病情一直在发展,只不过是靠药物在维持着,昨天就已经感觉不好,晚上就开始发烧,今天早上烧得更重了,本来想送她去医院,可她死活不同意,刚刚我哥来电话说,已经进入昏迷状态了,总不能就这么挺着呀,所以还是送医院了。”

他叹口气,启动了汽车,朝医院方向开去,杨琴也没了往日的活泼,只是默默的坐在副驾驶上,一言不发的看着窗外,开出去一段路,他才试探着说了句:“你也别着急,也许去医院治疗下,就又挺过来了。”

杨琴抬头看了他一眼,眼泪突然扑簌簌的就滚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