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幻想奇缘 > 弃女重生:病弱师尊扛不住 > 第410章:交出泞瑶凌

第410章:交出泞瑶凌

作品:弃女重生:病弱师尊扛不住 作者:古婷晓月 分类:幻想奇缘 字数:0 更新时间:19-10-18 12:01

“师父,我回来了。”

熟悉的声音,熟悉的语气,总算是让祁明月找回了自己 的声音。

“瑶瑶。”上前,将瑶凌紧紧的抱在了自己怀中,似乎只有这样,他的心才觉得踏实一点。

“师父,老祖让你我给你带了东西。”瑶凌说着,将一个玉简递到了祁明月跟前。

“老祖?”祁明月挑了挑眉。

瑶凌道:“就是公元前辈啊。”

闻言,祁明月没有在多说,从瑶凌手中接过了玉简。

虽然一早就猜到了瑶凌可能是进入了公元青的意识空间,但真正知道,祁明月心里还是有些惊讶的。

然而,这一切,都你急手中玉简给他带来多震撼大。

玉简开篇,只有冰魄二字,但整篇看下来,分明就是一套为他冰灵根量身打造的功法。

祁明月道:“瑶瑶,这次真是托了你的福了,替我谢谢公元前辈了。”

瑶凌神色有些黯然的说道:“老祖他已经不在了。”

在传授了她功法,帮她觉醒了金灵体与土灵体,以及交代了一些事情后,公元青便彻底的消散在了这片天地间。

“瑶瑶,别难过。”祁明月安慰道:“前辈在最后能够见到自己的传人,想必也是无憾了的。”

“嗯。”瑶凌点了点头,打起精神道:“师父,我土灵体与金灵体在老祖的帮助下也觉醒了。”

瑶凌知道,她现在不是遗憾感慨的时候,而是要努力修炼,争取早日飞升,然后看看那云凯究竟是何方神圣。

至于姜氏与泞青莲等人,在飞升之前,她有大把的时间来处理。

“你们听说了吗?那害了数十万生灵的魔物竟然是前不久刚获得归元大会魁首的泞瑶凌。”

“不会吧!”

“怎么不会,现在外面都这么说呢!”

“难怪她不过才刚刚进入融合期没多久的弟子,竟然打败了明东桥等人获得了第一名。”

“可不就是!”

瑶凌怎么也没想到,自己不过才消失了几个月,归元界就变成了这样。

还有,她怎么就成了魔物了。

“瑶瑶,我们先联系曲水寒他们。”

“好。”相信曲水寒他们一定会清楚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的。

在收到祁明月传信的那一刻,曲水寒几乎是暴跳如雷:

“我说祁明月,你这段时间都死哪儿去了。”

“我限你立马到沧州城来。”祁明月无视了另一头曲水寒那暴躁的声音,冷冷的说道。

他才消失几个月的时间而已,他们竟然就让这样的消息传出来了。

事态紧急,像个数十万里的距离,曲水寒,风娘,郎开,佟万金四人仅仅花了一天的时间便赶到了沧州城。

由此可见铃兰组织的底蕴并不如众人表面上所见到的那么简单。

“说吧,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儿?”祁明月面色不虞的盯着四人道。

曲水寒有些不服,他都还没怪他玩失踪,他竟然怪起他们来了。

好在,风娘抢在他前面开口了,不然,又是一场风波。

“回主子,消息是从天地门传出来的,亓宫臣,七星观旅成华,汇通商汇李成惠都成暗中推波助澜过。”

事情已经发生了,再多的解释也是都是多余的,那么,便说结果吧。

“天地门?”祁明月低喃道。

“可是泞青莲传出来的。”瑶凌问道。

“这个暂时还不能肯定。”风娘道。

“那泞寒彬呢?他有么有暗中做什么?”瑶凌再次问道。

闻言风娘不由有些诧异的看了瑶凌一眼,道:“九华宫最近很老实,并没有什么异常消息传出来。”

这消息,也算是在意料之中。

有司空复与梅芝在,有什么事情肯定会被第一时间压住的。

就算他们两个都不行,不是还有承允仙人吗?

瑶凌才不相信,若是事情真的到了一发不可收拾的时候,承允仙人不会出来压阵。

当然,最让瑶凌疑惑的还是当日泞寒彬的态度。

泞寒彬明明猜到了可能是魔物所为,却没有第一时间说出来。

还有,若这件事最开始真的是从泞青莲那里传出来的话,那么,泞青莲怎么知道一定是魔物所为呢?

祁明月能够猜到是因为见识的原因,泞寒彬能够知道,她还能勉强找个理由糊弄过去,但到了泞青莲这里,便就十分可疑了。

对于泞青莲,前世的时候,瑶凌可是相当了解的。

突然,瑶凌想到了泞寒彬与泞青莲两身上那几乎如出一辙的气息。

还有,那气息似乎与无底深渊外的气息有些相似。

就在瑶凌几人商量接下来要如何做的时候,突然,有大量的人朝着这边涌了过阿里。

“里面的人听着,你们已经被包围了,上面说了,只要交出泞瑶凌,可从轻发落。”

祁明月闻言,眸光一片阴沉:“你们几个,先带着瑶瑶离开,我断后。”

瑶凌目光坚定的说道:“不,师父,我与你一切。”

她倒要看看,是说这么迫不及待的想要她的性命。

“师父,你不答应,难不成是担心护不住我?”瑶凌知道,若是不说服祁明月,祁明月肯定不会答应自己留下来的。

“瑶瑶……”祁明月满脸不赞同的看着瑶凌。

“师父,你就让我留下来啊,我保证,我不会给你添乱的。”

在瑶凌的央求下,祁明月到底是妥协了,不过,也交代了曲水寒等人必要的时候务必以瑶凌的安全为重。

“等等”瑶凌叫住了要出去开门的风娘道:“风娘,你们还是将脸蒙上吧。”

“我曲水寒行得正,端得直,干嘛要做那等鼠辈。”曲水寒不满的说道。

瑶凌淡淡的看了曲水寒一眼,不急不缓的说道:“原来还有半夜闯人闺房的正人君子啊,真是鲜有耳闻。”

“呃……”曲水寒被瑶凌的话给堵得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因为他当初确实闯了瑶凌的闺房。

祁明月吩咐道:“按瑶瑶说的做。”

这件事情一时半会儿明显是解决不了的,以后还得仰仗曲水寒几人,自然不能让他们在这里暴露了真容。

曲水寒闻言,还想说些什么,被祁明月狠狠的瞪了回去,只得不情不愿的蒙了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