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绝世医师 > 第四百五十三章试探

第四百五十三章试探

作品:绝世医师 作者:许寒 分类:历史军事 字数:3139 更新时间:19-10-18 11:10

两个人出了院门,薛辉山往左边的一条小路行去,景安略一迟疑,脚下没停,也跟了下去,商音则紧紧的跟在她身后两步开外。

走了几步,转过一个路口,可以看到一片竹林,风吹过竹叶起起伏伏,莫名的让人觉得有种荒凉。

薛辉山脚下不停,背着手缓步往前走,但脚步却又不快,正巧可以让景安可以赶上,两个人就这么走了一路,待到了又一个转弯口,薛辉山才停下脚步,转过头,颇有几分困惑的看向景安。

景安微微一笑,上前两步向着他侧身一礼。

抬起头薛辉山一双俊目依然落在景安的脸上,依旧很困惑的样子。

景安被他看的有些不好意思起来,低低的咳嗽了一声,正想说话,打破眼前尴尬的局面。

薛辉山却又转过身,一边走一边低缓的道:“我表妹自小便在我们府上长大,平日里也不爱出门,几乎没什么关系好的小姐,我们几个兄弟都把她当成妹妹看!”

景安先是一阵愕然,而后笑了,也一边走一边道:“贵表妹倒真是一个内向之人!”

这表示自己那天的话,薛辉山听进去了,这很好,她的示警还是有作用的,以薛辉山的聪慧如果不是没想到自己的亲兄弟会对自己下手,是绝对不可能被害了的。

“那么,景二小姐,你告诉我为什么知道我表妹的事,又从哪里知道我二哥和我表妹之间有事情?”薛辉山忽然站定脚步,转身目光锐利的落在景安的脸上,眸底一片幽深,目光咄咄逼人!

二哥和表妹的事情,他以前从来没有怀疑过,但是经景安这么一说,他就派人去查了,查了之后结果让他大吃一惊,他从来没想过自己的二哥居然跟表妹关系这么好,两个人私下里甚至也多有暧昧。

往日虽然二哥也一直对表妹很关心,但在薛辉山看起来不过是做哥哥的对妹妹的疼爱罢了,几个人也算是从小一起长大,他自己从未有过这种心思,就觉得自己的二个哥哥也从来没这种心思。

可实际上二哥和表妹颇多暧昧,但另一个方面表妹对自己却又很关心,这种关心甚至于让他有时候都觉得不太自在。

“我不知道,但却是连续做了几日的梦,都是三公子被二公子害死的过程,原本我也不当回事,那时候我还不认识你,但之后看到你,才觉得应当是你,但又不知道自己的梦是不是真的,权当做是一番示警,如果没有最好,如果有就小心为妙!”

这些话景安是早就准备好的,稍稍沉吟了一下,水眸转了出去,望着几株修挺的竹子低缓而沉静的道。

重生一世,是她最大的秘密,而这个秘密也太过骇人听闻了,如果让人知道,怕是会把她当成妖孽处治了。

怎么能够不动声色的示警,而且还要让人听得进去,这就要一个解释得通的理由,否则以她对薛辉山的了解,必不会听得进去。

所以托梦于这种虚无飘渺的梦境,把自己上一世看到的一些东西,用梦境的方式说出来,虽然是一番怪力乱神之误,但至少在一些人的耳中,应当也算是可以解释得通的事情。

当然,这些人中景安觉得并不包括薛辉山,可那又如何,多说几次或者就信了,反正任他智计通天,也不能解释得通这种诡异的事情,如果她不是重活一世的人,她也不会相信这世上还有这种事情。

“景二小姐和我们府上从来没有交集,以前也不认识我,这梦为何一做再做,而且还记忆这么清楚,日有所思,夜有所梦,既便是梦也不是完全虚无飘渺的吧!”薛辉山的目光落在景安的脸上,眸色里透着一种诡异的安和,仿佛他是真的信了一般,唯言语依然犀利。

这样的薛辉山,其实并不是景安熟悉的那个人。

以前的薛辉山对景安一直温和,既便是被病魔折腾的奄奄一息,也依然温雅含笑,从未有对景安这么咄咄逼人的一刻。

“我也不知道是为什么,或者……我们以前见过?”景安压下心头的一丝惊悸,侧过头上下打量着薛辉山一脸的莫名其妙,仿佛她也真的是困惑了似的。

“景二小姐说笑了,景二小姐从未到过京城,而我从未出过京城,至于我表妹的事情,更是不可能会有人清楚!”

薛辉山目光紧紧的盯着景安,不放过她脸上微小的表情。

这样的目光让景安颇为不自在,这和记忆中的薛辉山的变化太大,难不成是因为自己的重生,让薛辉山的性子也转了?

“这……我真的不知道,我只是看到你的时候,就知道你是我在梦中遇到的,或者这也可以称之为前世的缘份吧!”

景安咬了咬殷红的唇角,捏着手中的帕子低下了头。

那样灼然的目光让她心中很不安,她怕自己再抬头看着薛辉山会让他察觉到什么。

“景二小姐是长洛将军的女儿,听闻长洛将军在宁安的时候又是镇守一方的将军,之前叛军作乱的时候,一举成名的,现在到了京城,谁也没想到,居然会成为京中的新贵,想来长洛将军是一位极有才识的人了!”

薛辉山忽然笑了,眸色因为这层笑意温和了起来,他想到了一个可能,如果是这么一个可能似乎也解释得通,景府的这位二小姐为什么会知道自己府上的事情,甚至连自己表妹和二哥的事情都这么清楚。

这位长洛将军真不是普通人,但这手也长的太长了一些,才到京城就敢把手伸到其他权臣的府上,也不怕别人把他的手剁了。

一听薛辉山的话,景安就知道他误会了,以为这全是自己父亲查到的,然后借自己来讨好他的意思。

很是无奈的抬起头,诚恳的道:“辉山公子若是这么认为,我也无以为力,我只是想告诉你当心你身边的人,至于其他的,真的是你想多了!”

“我想多了?”薛辉山的目光又落到景安的脸上。

“自然是辉山公子想多了。”景安长长的睫毛扑闪了一下,再一次肯定的道。

她没想到自己示警的话会这么成功,薛辉山方才说的话,其实就己经表示他重视了起来,甚至没有问这事是不是真的,这也表示他己经查到了什么,这让景安稍稍的松了一口气,但又提起了心。

薛辉山这是把事情怀疑到自己身上来了,或者说怀疑到父亲身上来了,他以前怎么不知道薛辉山是这么一个多心的人?

“景二小姐是不是还没有定亲?”薛辉山忽然上下打量了景安几眼,意味不明的道。

景安愣了一下,但随既有些羞恼的道:“这事跟你有什么关系?”

这种事并不是男女之间可以私下里谈论的。

“令尊是不是有意要把你嫁进我们府上?”薛辉山忽然道。

这话说的太过直白,而里面的意思又让景安太过震惊,以至于她一双明媚的水眸瞪大了看着薛辉山,一时间居然连话也说不出来。

“令尊没说起过?”薛辉山看起来倒很平静,俊眸落在景安的脸上,不动声色的分析着她脸上的表情,发现她的表情是真的震惊,暗中皱了皱眉头,难不成不是自己想的这个样子?

“辉山公子,你是不是怀疑我接近你别有用意,是为了和你们府上结亲?或者说是想和你结亲?”景安上一世的时候,在薛辉山面前从来没有隐藏过太多的想法,这时候一片好心被怀疑成这个样子,一时间莫名的生了气,话冲口而出。

“不是吗?”薛辉山反问道。

“若辉山公子这么想,就当我之前的话全是梦话,你可以不听,至于其他的,辉山公子真的是多想了,或者我是第一眼看到你的时候,就觉得你似乎是一个认识相熟的人,但那也是因为梦中的场景罢了,根本没有其他的意思,辉山公子是大家公子,应当听说过非礼勿语吧!”

景安说完,转过身子,就往回路走去。

她是真的有些生气,她猜想过薛辉山的各种反应,不相信的,不敢相信的,怀疑的,惊讶的……但这些都是对于他的那位二哥和表妹的,没想到他信了,但怀疑的却是自己,而且还怀疑自己是为了想嫁给他,而故弄玄虚。

难道她上一世遇到的那个对别人信任有加的薛辉山是假的不成!

看景安怒冲冲的离开,薛辉山背着手站定,眉宇紧紧的皱了起来,有那么一刻,他居然想叫住她,有种很诡异的感觉。

这种诡异的感觉,自打查清楚自家府里的事情之后,一直存在。

他从来没想过自己的二哥居然对自己真的怀有恶意,没想过一向温柔的表妹私下里居然是这么一个女人,更没想过表妹会对二哥这么说,许多事他以前从来不曾恶意的揣魔过自己的家人。

但这些却都是真的,而更让人觉得诡异的事,这些事居然都出自一个从未和自己府上有关系的深闺少女身上,这不能不让他多深量。

这是有人要算计自家府邸吗?

站定在小径上,看着景安的身影消失在自己的眼底,薛辉山才收回目光,沉吟起来。

一个小沙弥匆匆过来,待走到近前,向薛辉山深施一礼:“薛公子,我们方丈有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