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生活 > 麻衣相师 > 第334章 茶杯扔脸

第334章 茶杯扔脸

作品:麻衣相师 作者:桃花渡 分类:都市生活 字数:3000 更新时间:19-10-18 11:56

当时白老伯还很年轻,住在一个旅馆里,有天下楼,见个小老头儿等在大堂,求他给看看腿。

那个小老头儿受的是很严重的皮外伤,白老伯立刻给他治疗,可这个时候,一个住店的女客过来了,叱骂说怎么在这种公共场合看病,血腥气恶心死了,让那老头儿赶紧滚,一点公德心也没有,这样谁还吃得下饭。

白老伯说这个小老头儿的伤势很严重,拖不得,请她见谅——旅馆里好取水,方便治疗。

老头儿一开始也没说话,可那女客脾气很大,看这个老头儿寒酸好欺负,就上去拖这个老头儿,说在这里花钱住店,自己就是这里的上帝,有权力把他赶走。

老头儿不声不响抓住了一个茶杯,就扔在了那个女客的脸上。

女客吓了一跳,可茶杯却并没有砸在她脸上,而是凭空消失了。

她还纳闷呢,以为老头儿吓唬她,没敢真把茶杯扔出来,可其他人脸都白了,让她快去照照镜子。

她照了镜子,吓的坐在了地上——她脸上起了一个大包,形状大小,都跟刚才那个茶杯一模一样。

那女客这才知道遇上硬茬了,哭哭啼啼的求老头儿帮帮她。

老头儿不吭声,那女客脸上开始剧痛,话都说不出来了,白老伯也看着心惊,最后治好了腿,那老头儿才道谢离去,临走的时候在女客脸上抹了一把,刚才消失的茶杯就重新出现在了桌子上,而女客的脸也瞬间就恢复正常了。

有见多识广的,等老头儿没影了才说,那个女客运气好——刚才的老头儿是厌胜门的,专门研究这种奇术,老头儿不帮她取下来,那个大包就要在她脸上呆一辈子。

白老伯至今也没想明白,那到底是一门什么方术,只跟白藿香说,记住这三个字,千万不要得罪他们。

这厌胜门的本事确实挺大——从之前那个女人身上也看出来了。

一个都那么厉害,她再多带一些同伴,天师府怕是都吃不消。

厌胜门是工匠之中流传下来的,据说厌胜术的法门,能让木狗吠叫看家,木鸟飞上天空,可以让死物变成活物,我不禁寻思了起来,他们跟四相局是什么关系?难不成……他们参与修建了四相局?

我对四相局是越来越好奇了,为什么,我是唯一的破局人?

回过神来,程星河一屁股把我拱开,坐在了我的位置上,让白藿香给挤血治伤——他也被赶尸鞭给抽了。

可白藿香哪儿有对我那么尽心,随手撒了一撮药在程星河身上,就去熬内服的解毒药了。

程星河看看我,再看看自己,连连摇头,说啥没妈的孩子像根草。

我倒是有妈,可跟草也差不了多少。

说到了这个话题,程星河瞅着我倒是有点羡慕:“你说,你妈是不是心怀愧疚,现在想起来你了,要补偿补偿你?”

补偿?她能怎么补偿?我心里忽然有一点期待——也许,她有迫不得已,她会跟我解释清楚我的一切,还会……

还没想出啥来,程星河一把抓住我:“看看看!”

窗户外面划过了一个流星。

程星河连连叹气:“那玩意儿来去匆匆,也没许上愿。”

你多大了还信这个,真是为人不识程星河,阅尽沙雕也枉然。

起身要走,程星河忽然说道:“七星,你这辈子,有什么愿望吗?”

愿望——我想当天阶,想把潇湘带回来,想跟马元秋报仇,想弄清我的身世和四相局的秘密,愿望太多了。

而程星河的愿望不用问也知道——他想活过二十五岁。

我的心一下就沉了。

他离着二十五的生日没多长时间了。

程星河背对着我,继续锲而不舍的寻找流星:“要是能活下去,世界这么大,我想去看看。”

我推了他脑袋一把:“那你买个地球仪,不光能看看,还能转转呢。”

程星河炸毛:“你个不孝子,把你爹气死了你好当孤儿啊!”

说是这么说,我却下了决心——一定得尽快找到了江瘸子,和江瘸子手里的密卷。

哪怕其他的愿望推后,我也希望他能活过二十五岁。

至于怎么找江瘸子——干等着天上掉不了馅饼,我得多认识一些业内的人,好好查。

人活着,总会有蛛丝马迹,我不信江瘸子能上了天。

第二天继续去门脸搞装修,可一到了地方,发现门脸的东西被弄的乱七八糟的,石灰腻子撒的哪儿哪儿都是,工人都不见了,跟让人打劫了一样。

程星河顿时就傻了:“和上不是说着工程队靠谱吗?什么情况这是?”

这不可能是工程队弄的,尾款还没给他们结清呢,他们撂挑子不干,前期都白忙了。

再说了,我们跟工程队无冤无仇的,他们也没理由撂挑子。

我连忙去找古玩店老板,可谁知道,古玩店也乱七八糟的,满地都是碎瓷片,人也不知去向。

幸亏高老师还在,一见我来了,连忙问道:“北斗啊,你小子又得罪谁了?”

原来今天早上,来了一波社会人,一个个挂着金链子纹着大龙,不由分说就阻挠工程队干活儿。

工程队反抗,说好端端的为什么不让干活?

他们人多,把工程队的给打了,说不想让你们干你们就干不了。

接着,还把材料什么的弄的到处都是。

工程队的要报警,社会人把他们手机给砸了,还说报警就找你们上头,让你们在整个县城都捞不到活儿干——别怪我们,怪就怪你们倒霉,给那俩小王八蛋干活。

工程队的也知道这些人都是好勇斗狠不要命的,他们一个个还得养家糊口,也不敢冒险,只得开车回去了。

这帮社会人就继续在没装修完的门脸前面打砸,这个时候好巧不巧古玩店老板起床出来了,见他们把这弄成这样,连忙就拦着他们问是不是砸错地方了?

那些社会人一瞅古玩店老板跟我关系不错,把古玩店老板也给打了,还把他店也给砸了。

这还是高老师及时报警,他们才被赶走。

程星河顿时就愣了,他还没说话,哑巴兰一拳砸在了石灰袋子上:“谁这么大的胆子,敢上咱们家闹乱子,我要锤死他们!”

社会人……

我跟程星河一对眼,也都想起来了——昨天得罪了冯桂芬。

冯桂芬不就是混社会放贷款的吗?

而冯桂芬也不认识我,能把我这人肉出来——肯定是邸红眼在后面出的主意。

对了,邸红眼也跟其他人一样,以为我是李茂昌的私生子,不敢明面上动我,正好把冯桂芬给教唆来了。

高老师连忙说道:“俗话说阎王好见,小鬼难当,你得罪的是这些个地痞流氓,他们贴上就是狗皮膏药,不好对付啊!”

说着,看着古玩店门口就叹气。

是啊,明面打架倒是不怕,可这些人背后搞这种招数,实在是麻烦——而且,还把邻居给连累了。

对门成衣店的女老板已经出来了,对着我指桑骂槐的就说道:“你说商店街安安稳稳的,一直都没什么事儿,可最近又是失火,又是来流氓,全跟某个人有关,哎,我也知道人家有本事,后台硬,可为了自己,连累大伙担惊受怕,凭什么啊,咋那么有脸呢?”

“是啊。”窗帘店老板一直倾慕成衣店女老板,打蛇随棍上的就说道:“我要是他,哪儿还有脸在商店街待着啊!”

哑巴兰忍不住了:“怎么说话呢?我们也是受害者……”

成衣店女老板一撇嘴:“哎,还受害者呢,也好意思说,一个巴掌拍不响,怎么别人都没事儿,就你们得罪了这么多人?”

“就是!”窗帘店老板连忙说道:“物以类聚人以群分,说明他们也不是什么好玩意儿,才沾染上这些烂事儿,倒霉的,还是咱们这些良民。”

其他几个老板也被煽动起来了,愤愤不平的往这里看:“做点好事儿,滚出商店街吧!”

“就是,你自己不是吃阴阳饭,说什么要行善积德吗?你看看你现在,除了害人起了什么作用!”

“倒了八辈子霉,挨着这么个邻居……”

高老师劝了他们几句,被他们骂做狗拿耗子多管闲事儿,我让高老师也别说了——省的又让我连累。

哑巴兰一皱眉头,提起拳头就要揍他们。

程星河知道哑巴兰的身手,怕出人命,死命把哑巴兰给拉回来了。

而正在这个时候,一个黑色的豪车停在了门脸门口,车门一开,下来了一个肌肉虬结的大汉,戴着墨镜,叼着萝卜似得雪茄,打开了后面的车门。

“妈耶,又来了!”

大家一瞅这个大汉就不像是什么正经人,生怕早上的事情重现,连忙都躲进了铺子里,把铁拉门都拽下来了。

稀稀拉拉的客人就更别提了,吓的彻底消失在了商店街。

车上下来了一个人,摘下墨镜对我笑了笑:“李大师,别来无恙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