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古代亚游app官网下载|优惠 > 家有悍妻怎么破 > 第1477章 狭隘的思想(2)

第1477章 狭隘的思想(2)

作品:家有悍妻怎么破 作者:六月浩雪 分类:古代亚游app官网下载|优惠 字数:4184 更新时间:19-10-18 11:50

乐书看着林承志气急败坏的样子,不由说道:“爹,那钱也是拿来办族学,二姐知道也没什么啊!”

林承志骂道:“你知道个屁啊?”

张巧巧怕他继续骂两个儿子,忙打岔说道:“当家的,你饿不饿?厨房还有面条,我给你下一碗面条去。”

“赶紧去下,吃完了我得去桃花村。”

见乐书想走,林承志唬着脸说道:“你等会与我一起去桃花村。”

乐书谄笑道:“爹,我去了也没什么用,就不去了!”

林承志此时也没心情骂他了,说道:“你要再敢废话就给我滚出去,以后也别踏进这个家门。”

乐书不敢再吭声了。

林承志打了水胡乱洗漱了下,吃过面条换了一身衣裳就急慌慌地赶往桃花村了。

乐书虽然懒但却很会察言观色,他与乐玮说道:“哥,我瞧着爹的情况不大对啊!哥,不过是拿了女学的钱创办族学,二姐应该不会做什么吧?”

乐玮苦笑道:“二姐一向都比较怜惜族中的女子,并不在意族中的男丁,知道我们干出这事想必会非常生气。”

乐书说道:“二姐也真奇怪,培养族中的姑娘有什么用?培养好了也只是便宜别家。可若是族中出了人才,像大伯那样做了官,那我们林家就能很快兴旺起来。”

“二姐也是嫁出去的姑娘。而且这是她的钱她想怎么用就怎么用。咳,可惜我没抗住压力。”

当时他真不愿将那钱拿出去,可没办法啊!被这样跪着会折寿的,他不想死只能妥协了。怕被林承志骂,他都不敢写信告知。

很快到了桃花村,林承志并没回老宅而是先去了族长林承安的家中。他到的时候,林承安去了菜地干活并不在家中。

林承安的妻子彭氏看着他怒气冲冲的,知道他应该是为了族学的事:“他叔啊,你快坐下喝口水,我这就去将当家的叫回来。”

“快去叫他回来吧!”

彭氏吩咐自个的大孙子去叫人,然后说道:“他叔,我知道你生气。可你看咱们村里女学办得好好的,族学也创办起来了,这是两全其美皆大欢喜的事。”

林承志压着火没发。

林承安很快就回来了,见到他有些讪讪的:“承志,你回来了?”

说这话的时候,语气都低了几分。

林承志看着他说道:“我去京城的时候是怎么跟你说的?我让你一定要顾好女学不要让人使怀?结果呢,你是怎么做的?”

林承安一脸无奈地说道:“我也没办法啊!我爹说要是我不同意他就打断我的腿。而且这事我爹跟二叔已经征得全族人的同意,我也不好反对。”

“你们征得我的同意了,征得了清舒的同意吗?你们问都不问我与清舒就擅自挪用女学的钱办女学,你们可有考虑过后果?”

林承安有些心虚,说道:“你们这不是在京城,我也问不着了。”

彭氏比较敏锐,听到最后那句话问道:“怎么了,清舒生气了?”

“没有生气……”

彭氏听了这半句松了一口气:“我就说清舒不会生气。这创办族学是利于全族的事,清舒高兴还来不及哪会生气。”

林承志听到这话,说道:“清舒没有生气,不过她说以后不会再送钱回来了,所以林氏女学也不用办了。至于族学,要办就你们自个掏钱。”

这话一落,屋里的人就呆在原地。

彭氏最先反应过来,说道:“为什么啊?她为什么就不同意办族学呢?”

林承志没回答她的话,而是继续说道:“不仅如此,她还说了以后林家不管任何事她都不会管。”

彭氏真的不能理解,说道:“为什么让族中女娃念书,就不能让族中男娃也念书呢?”

林承志其实也搞不懂清舒的想法,可不懂并妨碍照着清舒的话去做:“不管你们出发点是什么,你们都逆了她的意了。”

林承安也不能理解清舒的做法,他说道:“可是女学也在啊!我们又没有将女学撤了,两个学堂一起办了不是更好吗?”

林承志说道:“可以撤了。清舒准备在县城创办一个女学,不过想进去里面念书必须考试。等学堂办好了,到时候也能让林家的姑娘去考。”

彭氏难受地说道:“不管族中的娃却免费供其他人家的娃念书,她这么到底图什么啊?”

“她办的这个学堂不是免费的,是要收钱的。不过若是没钱可以先赊账,等念完书再慢慢将这个束修还上。”

听到要收费彭氏的心情好了一些,不过很快她又道:“咱们村里的姑娘去念书,是不是可以免费?”

“与其他人一样都要收费。”林承志说道:“我刚说了以后林家的任何事她都不会管,所以你们别再心存妄想了。还有,这次她连我都恼上了。”

林承安闻言忙道:“那会不会连累到文哥儿?”

文哥儿可是他们下一辈的希望。

林承志摇头道:“没有。算了,不说了,我得去一趟老宅。”

林承安说道:“我跟你一起去吧!”

万一父子两人吵起来,他在的话也能帮着劝说两句。

在去老宅的路上,林承安说道:“承志,二叔年岁大了不能再受气了。不然的话,怕又要病倒了。”

林承志摇头说道:“这事已经弄成这样了怪他也没用。”

林承安不相信道:“你若不跟二叔说这件事,那你急慌慌地赶去老宅做什么?”

走得那般快,瞧着就知道是有事了。

林承志说道:“不是学堂的事,我是要告诉他另外一件事。”

林承安闻言心头涌现出一个不安,问道:“什么事啊?”

“不是好事。”

这事也瞒不住,哪怕他现在不说要不了多久全族的人都会知道的。就是不知道族人知道后会什么反应,这些年族中因为林承钰可是受益良多。不像他从起家到现在没指靠过林承钰,也是如此林承钰凡犯事抓对他影响并不大。不过这事对族中的影响却很大,甚至可以说会引起震荡。

“什么事这般神秘的?”

林承志不想重复说一件事:“很快你就知道了。”

犯官的子孙三代之内是不能参加科举。知道林承钰被抓以后他特别庆幸,庆幸将乐文重新记回了自己名下。不然的话乐文寒窗苦读十余载就全都白费了。

林承安闻言便没再问了。

一行人赶去老宅的时候,林老太爷正在院子喝着茶吃着薄酥饼惬意得不行了。自办了族学,他出门走路都带着风。

芹姐儿看到他吃了两块薄酥饼,忙上前说道:“爹,你别吃太多了,不然等会又要说肚子不舒服了。”

她去年就开始说亲了,可来说亲的都是庄户人家,她想嫁到县城所以全都拒绝了。正月的时候清舒同意了创办族学,这事一传出去上门来提亲差点将门槛给踏破了。

心情好了,她也就更奉承林老太爷了。

林老太爷笑眯眯地说道:“吃完了这块就不吃了。”

话一落,林承志父子三人就进来了。

林老太爷见到林承志时神色僵住了,不过很快他就就问道:“你不是要年底带文哥儿一起回来吗?”

看了下只有乐玮跟乐书,他眯着眼睛说道:“文哥儿呢?”

林承志很沉得住气,说道:“文哥儿要到年底回来,我这次回来是有另外一件事告诉你。”

林老太爷一听脸就沉下来了,说道:“那些钱我都用来办族学了,已经都花光了。你要的话,就将我这把老骨头拿去啊!”

林承志早知道他的秉性也没生气,说道:“不是为这事。”

见他不是为这事回来林老太爷心里暗暗松了一口气,他其实怕林承志的,要真跟他翻脸就没人给他养老了。

“那你回来做什么?”

林承志说道:“爹,大哥出事了。”

林老太爷听到这话吓得差点从椅子上跌落下去,芹姐儿见了疾步冲上前扶着他。

盯着林承志,他白着脸问道:“你大哥出什么事了?”

将他所知道都说了,说完后林承志道:“我得到消息的时候大哥已经被按察使收监在狱了,只等皇上判决。

哪怕这些年林承钰没管过他,但他仍是林老太爷挺起腰杆与人说话的底气。现在听到他出事哪受得了这个刺激,直挺挺地往后倒了去。

“快,快去叫郎中。”

乐玮说道:“叫什么郎中?乐书,你快去县城请了大夫来。”

这郎中只能治一些头疼脑热的,他祖父这情况哪是郎中能治得了的。所以,还是去县城请大夫比较稳妥。

乐书说道:“为什么就该我去?你不能去吗?”

乐玮不想跟他争吵,说道:“那你陪爹守着祖父,我去县城请大夫。”

珍姨娘跟芹姐儿看着他这个样子,两人都哭了起来。林承志被吵得心烦意乱,忍不住呵斥道:“哭什么哭,要哭出去哭去。”

两人不敢再哭出声,只眼泪刷刷地落。

林承安比较稳得住,将林老太爷放在床上后问道:“阿志,大堂哥真盘剥百姓草菅人命吗?”

“他说自己是冤枉的。景烯已经求了皇上派遣钦差去扯扯这件事,若他是冤枉的钦差必会还他清白的。”

林承安闻言立即说道:“承钰哥肯定是被冤枉的,那按察使肯定是收了别人的好处冤枉他。”

“不,空穴不来风,这件事很可能是真的。”

林承安一呆:“你为何这般说?”

林承志将自己的分析说了:“景烯深得当今圣上的宠信,那按察使怎么可能凭白去污蔑大哥与景烯结仇。”

清舒与大哥的关系再差,这事他们也不可能袖手旁观的。这不那位按察使的折子一到御前,景烯就求了皇帝派遣钦差去查清楚这件事。

“这、这……”

林承安顿时不知道怎么办材好了。

大夫来了以后给林老太爷扎了针他就醒来,一睁开眼林老太爷就问道:“你大哥现在怎么样了?”

“被关在监牢之中,具体的情况我也不清楚。”

林老太爷问道:“清舒呢?她不是侍郎夫人吗,她爹出这么大的事她就不管?”

林承志好脾气地说道:“景烯已经求了皇上派了钦差,只要大哥是清白的钦差会帮他洗清冤屈的。”

林老太爷的脑子很清醒,听到这话问道:“你的意思要是你大哥真的犯了这些事清舒与景烯就不管了?”

“要大哥真的犯了杀头的罪,你让清舒与景烯怎么管?”

这话又让林老太爷急上头了:“当然是帮你大哥洗清罪责了。那可是他亲爹,她要敢不管我就去告她。”

林承志说道:“你要告那就去告好了,我不拦着。”

清舒是他们林家的姑娘没错,但符景烯又不是林家的人,他不愿意管这事难道还能将刀架在他脖子上。更何况景烯与清舒两人已经求了皇上派遣钦差去,该做的已经做了。

说完这话,林承志就准备回去了。

“不许走。”

林承志理都没理他,径直走了出去。有这样的父母,真是做子女的悲哀。

林老太爷气得喘不过气来。

大夫开好了药方,与珍姨娘说道:“一共二两银子。”

珍姨娘哪会出这个银子,说道:“我们没钱,你去找乐玮要吧!”

大夫看着珍姨娘佩戴的金耳环跟金手镯什么都没说,盖上药箱道:“病人年岁大了不宜再受刺激了,不然会没命的。”

要是一命呜呼了还好,就怕气得瘫痪在床,这样病人受折磨家人也跟着遭殃。不过林家有钱又有这么年轻的妾室,倒是不愁人伺候。

回去的路上,乐玮问道:“爹,大伯出事对文哥儿有没有影响?”

乐玮对林承钰的印象很不好,加上三房也没沾过他的光,所以是好是歹对他们都没什么影响。可文哥儿就不一样了,不仅是他亲弟弟以后也会是三房的门脸。

林承志说道:“没有。文哥儿已经记回到我名下,你大伯出事影响不到他的。”

“爹,文哥儿明年下场吗?”

见林承志点头,乐玮问道:“这次下场有把握吗?”

听到这话林承志笑了下道:“他的先生说文哥儿下场肯定能考中,我已经与他说好了十月份回来。”

乐玮忙道:“爹,那我去接他。”

“不用,他那么大个人了还用接什么,自个回来。”

乐书说道:“爹,等文哥儿明年考中了秀才,到时候咱们回桃花村摆上个十七八桌的。”

林承志心情极好:“还没考,说这话为时尚早。”